红烛微光照大山

 时间:2017-03-16 10:58:43

阅读数: 809

    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,日出江花红胜火……”年轻的女老师抑扬顿挫,孩子们一字一句,读书声穿过斑驳的土墙,在大山里回响。老式民房的厅堂里,一方写满粉笔字的小黑板,一张矮矮的讲台,小书橱摆在墙角,上面的书齐齐整整。这是一间教室,也是一个学校,全校的学生总共是七名。  


    这是小丰,位于赣浙闽交界的铜钹山的最深处,离城区一百多华里。明清时中原入闽的茶马古道,向巍巍武夷延伸。古道的另一端,盘山公路在大山的腹地千回百转,练带般伸到山外。 村里的青壮年就是由这条公路源源不断地去了城里谋生活。小丰和所有的深山村落一样,人去屋空。只有少许的老人和孩童留守在寂寞的大山。 


    曾经的校舍倒了,塌了。唯一的老师,在小丰任教三十年的周恭溪老师也去了山外边的家潭学校。有办法的孩子都出外读书了,仍有几个孩子无处可去,他们玩泥巴,在野地里疯跑,两眼深深地看着山外来的游人。


    家在小丰的周老师看在眼里,心里疼啊,他又回来了,把自家房屋当教室,消失的读书声又响起来了。可周老师老了,他能教孩子们识字数数,却没办法带着孩子跑步踢球,孩子们多么需要一位年轻的老师啊。


    铜钹山管委会郑明海书记在朋友圈求支教老师,就这样,师范毕业的22岁女孩俞静侠来了。静寂的小丰暄闹起来了:她教孩子们唱歌读诗,课间她成了一只“大老鹰”,追得“小鸡们”又跑又叫;她坐很久的车,到城里买五彩的纸,给孩子们做手工。教室墙上有幅剪贴画,红卡纸上蓝蓝的伞,雨点像珍珠一样在伞尖滴落。这是8岁女孩刘文露眼里的老师形象,她说,俞老师身上有我妈妈的味道。文露的妈妈在城区做工,很少有时间回来。


    庆剑、庆鹏、庆飞是三兄弟,家在更深的深山,由年迈的爷爷奶奶抚养,爸爸去城里打工,妈妈五六年前离家再没回来过。老人见到老师,紧紧拽着她的手:“俺们不识字,娃不能和我们一样啊,仨孩子就拜托您了……”老人边说边抹眼泪,执意要把仅有的几个鸡蛋塞给老师。想着这个一洗如贫的家庭,想着三个幼小的孩子,俞老师一路哭回了学校。


  夜深了,老师的窗前还亮着灯,这大山深处的红烛,发着微弱又坚定的光,一点点照亮大山。

75

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