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学微信

 时间:2017-02-18 17:16:19

阅读数: 537

一大早,母亲就在微信群里发语音了,呼叫三姐四姐回家里来吃饭。自那天母亲学会用微信,有事没事的,便在群里折腾点动静出来,还别说,倒是方便快捷又省话费。
    母亲新年虚岁七十有一了。幼时家贫,母亲未进过一天的学堂,所以一字不识。初时,她嫌智能手机复杂,搁置于柜,继续用那个只能打接电话的“老人”机。今年春节,我在家,她日日盘桓于厨房,无暇学用微信,我也疏懒于此,或许在我的潜意识里,母亲是不需要也学不会这些时髦玩意的。不料我走后一天,她就在群里发上语音了,是四姐手把手教会了她。她不光会聊天了,抢红包也眼疾手快的,抢到一个,颇为得意:“我抢到了3块2角5分!”瞧,连小数点都懂得看了,真是“孺子可教”。

母亲十七岁嫁给父亲,和父亲一道撑起了家,靠着几亩薄田地,养育我们兄妹六个。父母的勤劳在村里有口皆碑,不光种庄稼,还养了牛、鱼、几十只兔子、好几头肉猪,外加母猪一头,母猪下崽时,家里大大小小共几十头猪,盛况空前。时至今日,七十五岁的老父亲还收种吃不完的谷子和蔬菜,每次归家返城,后备箱必定塞满:地瓜、芋头、山药,现摘的萝卜白菜,还有白花花的稻米、金灿灿的菜油……
    繁重的农活之余,书可谓是贫苦生活的一道光。父亲爱看书,犹爱看历史书,他看书会拖着调儿“吟诵”,那像唱歌般的调儿该是我最初的文学启蒙吧。母亲常叹自己没能读书,是个“睁眼瞎”,出外连坐车都不懂,可怜得很,所以她宁愿苦也要尽可能地让我们多受教育。
   昨天,女儿在群里说话,被母亲听见了,她饶有兴趣地接上了话头,母亲说,乔,外公想和你说话。记得上次,微信语音里,母亲让父亲和大家打声招呼,父亲在边上一再推托:“我说不来的,我木得很!”听到父亲说自己笨,我心里是况味难言。那出口成章、巍然如山般的父亲,古稀之后,反倒有点自我菲薄,浑不如大字不识的母亲,不但生活需要母亲操持,心态也没有母亲开放达观、与时俱进了。
    但父亲总算肯来聊天了,语音里,母亲教父亲和外甥女对话,她说一句,父亲学一句,拖长着音调。听来很可笑,又让我双眼濡湿,这就是我年迈又相依的双亲啊。愿普天之下的老人,都如春之草木,鹤发犹焕生机。


8

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