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忘却的记忆——沙田“愚公洞”女子炮工队的故事

 时间:2017-02-17 14:12:16

阅读数: 768

不能忘却的记忆
 ——沙田“愚公洞”女子炮工队的故事


     1971年,如火如荼的“农业学大寨”热潮正在全国全面铺开。江西广丰沙溪的一个山脚下,一场气贯长虹的誓师大会正在召开,指挥长陈令荣振臂高呼:“我们要发扬‘愚公移山’的精神,劈山造田,引水灌溉,与天斗,与地拼,打赢这场硬仗!”群情激奋,应声如雷。由此,一场历时5年、由各村普通劳动力轮番上阵开凿灌渠的战斗开始了。而女子炮工队就是其中的队伍之一。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女子炮工队前后共有56位姑娘,几乎都是十六七岁的女娃娃,组建开初,人们并不看好她们,不相信娇嫩的女孩可以扛起炮钎:“小囡妮一天打下的石头还不如在工地上一天吃的米多呢。”姑娘们不服这个邪,倔强的张玉彩队长心里卯着一股劲,带着队员们日夜苦练,掌握了抡大锤、掌钢钎、定炮位、打炮眼、装炸药、点火炮等现在听着陌生的打炮技术,还新创了“顶天炮”、“脚底炮”、“梅花炮”等先进的爆破技术,成了本领过硬的名符其实的“女炮工”。急性子的玉彩更是学会了左右手抡锤扶钎,一口气可打一千锤炮眼的“独门绝技”,连汉子们都自叹不如。


    铁姑娘们用技术和成果漂亮地回击了当初的质疑言论。队长玉彩是其中的标兵,近五年时间,她的出勤日期达到了1530天,每月平均28.3天;她一个人打穿的炮眼760米长,打下的石头就有58万斤重……


    骄人的成绩是由背后不为人知的血汗浇灌而来的,一开始,她们哪里会这种重气力的技术活,经常一个失手,重锤就落偏在扶钎人的手上,轻则破皮流血,重则伤筋损骨。而隧道越深入,空气越稀薄,岩缝的水往下渗,她们赤脚站在齐腿的水中作业,哪怕来例假也不例外。队员陈冬梅在施工中眼睛迸入钢钎花,左眼永远失去了光明。祝菊香孩子满月第三天,就断了奶,将婴儿寄托他人,重赴工地。玉彩和队友一起扶钎抡锤,队友一不小心,一锤打到玉彩嘴巴,只听嘣嘎一声,两颗门牙应声而落,鲜血顺着嘴角不停往地上淌……
    
    1976年7月2日,这天是端午节,天空乌云密布,狂风夹着豆大的雨点往地上砸。经过四年多的浴血奋战,全长一千五百多米的“愚公洞”隧道只剩二十多米就要全线打通了,胜利在望,大伙更是干劲十足,节日也不松懈。张玉彩和黄连全、王衰美、赵贞永四人顶着暴风雨往工地走,洞里一片漆黑,电线被刮断了,停电了。他们点上随身备着的蜡烛,在微弱的烛光下,挥臂举锤,星火四处迸溅……


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,此刻,外面山洪暴涨,大股的水直往地势低洼的洞口冲,拦水坝倾刻间被击裂,好几米高的洪水,一泻而下,压向隧洞,顿时淹没了洞口……等作业中的玉彩他们觉察有异时,洪水已逼近眼前,如一个巨大的恶魔瞬间将他们一口吞噬……工地的工友们闻汛而来,围在洞口焦急万分。这时,洞口漂出来一人,是赵贞永,他在水里挣扎。站在洞边的张庆云救人心切,奋不顾身跳入急流中,抓住赵贞永,但水流太急,他俩一齐被巨大的旋涡卷进了隧道……洪水完全漫过了洞口……


    无情的洪水,夺走了五位年轻工友的生命,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一岁。山河呜咽,草木悲鸣,1976年7月2日,是个不能忘却的日子。1976年7月4日,广丰县委发38号文,号召全县各战线向张玉彩等五位同志学习。


    1976年底,‘愚公洞”全线贯通,第一脉军潭水库的水流穿洞而过,出洞后分东、中、西3条干渠,流经广袤的沟壑阡陌,最后汇注丰溪河。


      时至今日,“愚公洞”渠道仍在发挥着功用,灌溉着良田千亩。四十年来,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 “愚公洞”那热火朝天的恢弘场面已无法复制,但,“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”,足音远去,浩气长存,和“愚公洞”的涓涓水流一样,“愚公洞”精神不会也不应枯竭。 
  
     后记:广丰县志记载,至1980年,全县共凿隧洞136个,总长17621,其中军潭水库总灌渠上的“愚公洞”,以地势险要,地质构造复杂,岩石坚硬,为全县隧洞工作最艰巨而著名。

 


165

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